vns59859威尼斯城官网-威尼斯wnsr888

欢迎光临
大家一直在努力

焊接技术哪家强?

大术无极

《大国工匠》

家有万贯,不如一技在手

小编我初中报考志愿的时候

就深深地思考过这个问题

去学一门技术吧

当时的我在去新东方学炒菜

还是去蓝翔学开挖掘机之间

陷入了纠结

我的小伙伴们告诉我

用挖掘机炒菜吧

不得不说

我心动了

之所以想起这件旧事

是因为我发现了一门新的

非常利害无比炫酷的

技术工种

金属、火花、面罩、防护服

前卫又实用

复古又新潮

满满的时尚感

既属于当下

又属于未来

既有重工业的摇滚范

又有细腻的哲学艺术精神

真的不要pick一下吗

小编为你整理了我国顶尖的焊接技术研究基地

有需要的朋友们

抱走不谢哦~

研究基地:中国兵器工业集团

导师:首席焊工 卢仁峰

研究内容:坦克装甲钢板焊接

一辆坦克的车体由数百块装甲钢板焊接而成,穿甲弹击中车体的时候,每平方厘米会产生数十吨到数百吨的高压。如果焊缝不牢,它们就会成为最容易被撕裂的开口。卢仁峰负责的,就是其中最关键最有难度的部分——驾驶舱。

卢仁峰16岁开始焊接工作,凭借他的钻研与努力,20多岁就已经成为了厂里重点培养的技术骨干。然而这时,一场意外却让他险些失去了左手。

手被剪板机切掉以后,当时蹿血蹿得很利害。然后我就把工作服给扯了,还试了试(右手)还能干活不,感觉就完啦,将来以后什么事都干不成了。——卢仁峰

被切去的左手虽然勉强接上了,但已经完全丧失了功能。卢仁峰纠结过,领导、同事、朋友,所有人都在劝他改行。

然而,卢仁峰没有放弃。左手无法拿起焊帽,那就用牙齿咬,卢仁峰在他的焊帽上焊上钢条,用牙咬在上面维持稳定。他还为自己专门定制了加厚手套,用不太灵活的左手卡住零件,因为卡得用力,手套已用烂了3个。

那段日子,卢仁峰泡在车间里,顽强坚持练习,用单手代替双手,恢复焊接技术。他给自己定下任务,每天下班之后焊完50根焊条再回家。5年的时间,卢仁峰恢复了焊接水平,再一次成为了厂里焊接的领军人物。

为了攻克我国研制的新型主战坦克的焊接难题,卢仁峰又一次的跟自己较上了劲。

这种新型坦克使用坚硬的特种钢材作为装甲,碳当量含量比一般的材料多得多,焊接难度极高。

为了研究新的焊接方法,卢仁峰把自己家的煤气罐,煤气灶,厨具都搬到了车间,吃住在车间里,反复琢磨。他花了一年的时间做了上百次试验,终于对新型钢材的性能了如指掌,甚至仅凭一根钢材掉在地上的声音,就能判断出其中的碳当量有多少。判断出应该采用怎样的焊接工艺。

我可能是越困难越向前的人,我从来在困难面前没有畏惧过,别人说这个难干,那个难干,这个干不了,那个干不了,在我的眼里,没有干不成的活,只要去坚持,只要努力地去做,都能没问题地完成。——卢仁峰

从我国最早的五九式坦克,到现在正在研发的第四代新型主战坦克,都有卢仁峰参与攻关研究。就如同踏实稳重的坦克一般,卢仁峰凭借自己的工匠之手,不断冲锋陷阵,为坦克建造保护伞,为国家建造最坚实的盾牌。

研究基地:沪东中华造船厂

导师:高级技师 张冬伟

研究内容:LNG船殷瓦钢内胆焊接

LNG,中文名称为液化天然气。它在零下一百六十多度的低温中液化,自身的温度稍有升高,就会快速汽化,强力膨胀,遇到哪怕是金属工具的小碰撞小摩擦而出现的细微火花,泄露出来的部分就会瞬间爆炸,其威力不亚于烈性炸药。

建造一艘LNG运输船的难度,堪比建造一艘航母,因此它也被称为造船业“皇冠上的明珠”。LNG船最大的危险就是泄露。装了十几万吨液化天然气的船,简直就是一颗假寐的巨型氢弹,如果露液点火,后果不堪设想。

防止泄露的关键构造是殷瓦钢内胆,张冬伟的工作,就是焊接构成这个内胆的钢板。

殷瓦钢非常娇气,手指直接触摸或是沾上汗液的话,都会导致生锈,这就意味着张冬伟的焊接过程要万分小心。

最新一艘LNG船的内胆由3600片规则的和数万片不规则的殷瓦钢板焊接而成,全船殷瓦钢焊缝总长度可达到140公里。虽然90%使用机器自动焊接,但在角区等特殊位置,手工依然不可替代的。也就是说还有14公里的繁难焊缝需要人工完成。这都是张冬伟和同事们的工作。

焊机殷瓦钢薄板的焊熔深度,必须要稳定在薄板自身厚度0.7毫米的范围之内,否则就会击穿钢板,理想的焊熔深度,是0.5毫米左右,这也是张冬伟自己的工作尺度。这是一件极需要耐心的工作。焊完一条6米长度的焊缝,张冬伟就要花费整整五个小时。

心不定则手不稳,手不稳则活儿必糙。精细的焊接工作,对于工作人员的心理状态要求很高,因此,张冬伟还要承担起心理咨询师的工作。

每天晚上,在质检部门检验之后,张冬伟还要对班组成员的所有焊缝再次进行检查。他试图通过“阅读”这些焊缝,感知每一名焊工的情绪变化。张冬伟还会在焊缝上以留言的方式舒抚年轻焊工的心理,努力使之情绪轻松,减少手上的失误,以降低返工率。

张冬伟带出了很多徒弟,对于徒弟们,张冬伟真诚地希翼他们技术能够超过自己。因为他觉得,“如果说人人都能更往上一个台阶的话,那大家国家技术方面的人才肯定是后继有人了。

烧电焊的要沉得下心,耐性要好,实际上,最能体现大家焊工(技艺)好的地方在哪里呢,做密性实验的时候,大家能够这么大的一个舱(能够)达到零漏点。一个漏点都没有,这就是对大家最大的肯定。——张冬伟

研究基地:田湾核电站

导师:核级管道焊工 未晓朋

研究内容:管道焊接

如同连接心脏的血管,密集的管道大都指向核电站核心位置的反应堆。高辐射、高流速、高温高压的介质在其中流淌,一旦管道承受不住,核岛内部的介质随时可能发生泄露,如果情况不能得到很好的控制,更加危险的核泄漏就会随之出现。

目前,管道只能采用手工焊接,并且必须保证合格率为100%,容不得半点隐患。这对于焊接水平的要求是非常高的,只有最好的焊工,才能承担这一责任。

未晓朋就是其中的一位。

在主管道焊接进入收官阶段的时候,梅雨季节到来了。梅雨影响到工作环境的湿度,极易造成焊条燃烧过程中产生肉眼看不到的气孔,气孔一多就会产生裂纹,对核电站的长期运行造成极大的威胁。

为了避免气孔出现,需要降低湿度,也就是加热到200度的高温进行预热,这也意味着主管道的电焊工很多时候都要在高温炙烤下闷在管道内操作,并且要求焊接不能出现任何偏差。

一道口就要焊很长时间,光焊条就要4600根左右,焊那么多,里边平时都是加温的,特别热,大家的汗甩得到处都是。——未晓朋

身材高大的未晓朋光是肩宽就差不多有70厘米,而他负责焊接的主管道内径只有90厘米,他必须以一种不舒服的被约束状态进行工作,铁水飞溅,焊花火屑迎头淋浴,他也无可躲避。

管道拐弯又把他的身躯强行扭曲,在这种状态下,手上还不能有丝毫晃动。焊枪必须稳稳地保持到一根焊条焊完为止。凭着这样的勇气与毅力,未晓朋和工友们的焊接合格率达到了100%。

在完成整个焊接后,焊工要将自己的工号刻到主管道上面,这不仅仅是一种荣耀,更多的是一种责任。

那就是我的名字,那道口,和我的名字,和我的命运紧紧地就绑在那了,是永久的,如果我干不好,就是我的耻辱。——未晓朋

从前的我

向往他们的稳定与富足

如今的我

敬仰他们的技术和心境

不仅仅是一门技术

更是一种艺术

朝闻道,夕死可矣

大家的工匠

大国工匠

赞(76)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vns59859威尼斯城官网|威尼斯wnsr888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